野狼社区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穿越之还珠风流】【完】

[复制链接]
寒野狼 发表于 2016-12-16 08:47: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001章 令妃娘娘
  一觉醒来,孙风竟然穿越到了还珠格格的世界中,成了福家二少爷,福尔泰。(未免造成阅读混乱,以后主角的名字都用福尔泰)这是他来到还珠的世界里的第五天,一个丫头跑来跟他说,“二少爷,令妃娘娘叫您即刻入宫。”
  令妃娘娘是福尔泰母亲的妹妹,也是福尔泰的姨娘,一个很漂亮的成熟女人。
  尔泰说知道了,就挥手让丫鬟下去了。之后他就赶忙的梳洗,对于令妃娘娘的召见,他是绝对不敢怠慢,曾几何时,令妃娘娘这样风韵犹存的熟女,恰是尔泰心中的最爱。
  尔泰洗脸刷牙梳头快速的完成,而后施展轻功,很快就来到了皇宫城门。
  跟熟悉的守卫们打了招呼,亮出腰牌就直接进入了皇宫内院,来到令妃娘娘的香闺,尔泰的心砰砰的直跳,就是在敲下这些字的时候,他的手也是在微微的颤抖着。
  尔泰推门进了令妃娘娘居住的正殿,里面陈设华丽,不过此时房间里一人没有,他有些奇怪,明明是令妃娘娘叫他过来的,她怎么会不在这里呢?
  尔泰正在狐疑着,突然西南角一侧的内室中传来一位丫头的声音,说,“娘娘,水凉了吧,奴婢再给您添水去。”
  “恩。”
  紧接着一个好听的成熟的女声答应了,这个声音福尔泰很熟悉,正是他的姨娘,令妃娘娘的声音。
  尔泰的个心儿啊,蹦蹦的直打鼓,丫儿的令妃娘娘正在洗澡,这真是来的早不如来得巧啊。尔泰突然觉得自己是个好人了,要不老天爷咋这样待见他。
  忽然,尔泰听到内室的房门轻轻的响了一声,他知道那个要添水的丫头出来了,他一个箭步闪身避开,躲到了令妃娘娘的香床上。
  尔泰放下床帘,钻进了令妃娘娘盖得被子里,感受到了一种属于他姨娘的独特的气息,满鼻子都是香风涌动,他的身子不自主的就发生了变化 。
  忽然,尔泰的眼睛看到了床榻一角的一叠衣服,是电视剧中的那种服饰,请恕作者文笔极差不会形容,但尔泰却会欣赏,尤其这叠衣服是他姨娘刚刚脱下来的,上面还存留着他姨娘的体热和香气。
  尔泰翻找着,终于那件令他魂牵梦绕的紫色小肚兜被他握在了手中,肚兜上绣着一朵大玫瑰,正是肚兜的中央部位。
  尔泰将肚兜放在鼻下,贪婪的闻着,闻到了上面的一层淡淡的香奶味,令人心旷神怡、如痴如醉的气息。他在脑海中不由的幻想起姨娘的乳房来,想着那两颗白皙滑嫩的乳球,想着那条令人如痴如醉的幽深乳沟。
  渐渐的,他又看到了那条紫色的裤衩,是短小精致版的,上面带有花纹的,那花纹刚好盖住令妃娘娘最隐秘的地方,尔泰拿在手中,轻轻的抚摸着,裤衩十分丝滑,他禁不住将鼻子凑上去,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异味。
  他的大脑一时有些空白,感觉到下面异常的坚硬,好像要脱裤而出,他忍不住了, 把紫色裤衩套在下面的龙头上,情不自禁的套弄起来。
  这个时候,那个端水的丫头又进了内室,尔泰仍将令妃的紫色裤衩缠绕在自己的龙头上,而后提上裤子,手里攥着姨娘的小肚兜,悄悄的走向了那扇虚掩着的房门。
  听着里面传来的哗哗的水渍声,尔泰的心跳的更剧烈了。
  第002章 自我安慰
  在轻轻的推开了内室房门之后,尔泰就看到了一个幔帐,穿过透明的幔帐,他能隐约模糊的瞥见在池中的令妃娘娘正双手托着水珠,然后一点点的举起,再顺着光滑的身子流淌下来,隔着幔帐,他看的不是很清楚,这时一阵风飘过,幔帐飘了起来,他看到了正在木桶中洗浴的姨娘,真的是宛如一朵梅花般圣洁。
  她的双腿是那样的细腻,在水中轻轻的抬起,还沾着几颗水珠,尤其是那双腿深处幽深色的莲蓬,在水中漂浮着,看的尔泰欲火中烧,只想把皇帝最宠爱的这个大玉人压在身下,好好的奉养一通。
  这时,令妃对着那个伺候她的宫女摆摆手,说,“你先出去吧,关好门,如果尔泰来了,叫他在门外候着。”
  那宫女应了声是,就闪身走了出去。尔泰照例躲藏了起来,待得宫女关上了正殿的大门,他又偷偷的溜回到了内室门口,顺着缝隙看进去。
  此时的令妃自然不知道尔泰站在她的身后偷瞧,过了一会,居然背对着尔泰,坐在了木桶边沿上,双手扣住了自己的两只丰满白皙的乳房,轻轻的握住,揉动着,呼吸微微喘息着。
  摩挲了一会,那两颗鲜艳欲滴的乳头,就在她的手手心中慢慢的鼓胀、坚硬了起来,令妃感到舒爽越发的浓烈,她一只手在乳房、乳头上抚摸着,另一只手就顺着她光洁平滑的身子,滑到了身子的下面,越过幽深的莲蓬,她的那只手,就在那个深红色、涨卜卜的花唇外沿抚触着,她的喘息声也是大了起来。
  因为令妃是背对着尔泰的,尔泰只是看到了令妃的两只胳膊在微微的颤动着,身子也是战栗着,但具体她是在做什么,尔泰看的不清楚,不过却能通过他的经验,知道令妃此动作代表的意思。
  这段时间朝中大事繁忙,皇帝忙的焦头烂额,难免一时疏忽了对令妃的宠幸,这对于令妃来说,肯定是非常痛苦的事,至少她已经尝到了被欲望刺激的快。感,一旦太长时间没有被充实塞满的时候,女人都会觉得空虚寂寞。尤其是令妃这样的如狼似虎年纪的女人,最是寂寞难耐,因此自我安慰这种行为,在后宫中还真是算不得什么孟浪的事情。
  尔泰看的有些冲动了,尤其是对方是尔泰一直幻想的令妃娘娘,又是他现在的姨娘,他心中涌出了一股股异样、异常狂暴的电流,让他忍不住将姨娘的肚兜咬在口中,闭着眼睛疯狂的舔舐着,狂暴的龙头用带着令妃体味的裤衩裹住,一边看着,一边幻想着自己将令妃压在身下美美的奉养,一边狂暴的撸动着自己的龙头。
  在现代的时候,听说过裸。聊,而此时令妃和尔泰用着裸。聊方式,却是如此真实的在一个空间里动作着,这样尔泰的身体中如火烧房子,冲动到不能自持,他不由的加快了动作。
  “啊啊啊啊——我要——我想要——啊——好爽——啊——要飞了——唔——”
  令妃迷醉的呓语,她身子紧紧的靠在木桶壁上,身子随着动作一前一后、一上一下的蜷缩着,随着她的晃动,池中的水波,荡漾着摇晃了出来。
  看着他一直幻想的姨娘竟然在自己面前自慰,不复昔日的淑女形象,那渴求的生生呼喊就好似一个欲求不满的荡妇一般,尔泰真想冲过去,一把抱住令妃,然后进入她的身体,告诉她自己比她爱的皇帝强,自己能给她皇帝给不了她的幸福。
  可惜他不敢,他只能站在令妃的背后,偷偷地看着令妃自慰,一会,令妃的喘息浓烈了起来,身子剧烈的起伏着,她双眸迷离,脸色桃红,胸前的两颗饱满、白皙的乳房,已经在她的手心中被挤压的变了形。
  “啊啊啊……我要……给我……好想要……”
  令妃不停地呓语着,脑海中幻想着一根粗壮的肉棒狠狠的插进她的小蜜穴中,让她欲仙欲死,身子抖动的越来越狂暴,她忘情的呼喊,此时已是练成了一条细线,在她的喉咙中,抑制不住的喷薄而出。
  令妃突然的到来瞬间点燃了尔泰的激情,他发了疯似的握着令妃的肚兜放在脸上,疯狂的亲吻着,撕咬着,同时握着身下龙头的手也是加快了速度,在一阵阵酸麻痒涨一同袭来,身体中如上万只虫子再爬之际,尔泰的大脑一片空白。
  “啊,令妃,啊,姨娘,我要你,我要干死你,我要——”
  尔泰在心中疯狂的呼喊,终于,与令妃一道,在令妃歇斯底里的呼喊声中,尔泰将浓浓的白液,喷在了令妃的裤衩上。
  “啊啊啊——啊啊——啊!”
  令妃和尔泰一同呼喊了出来,声音沉闷。
  过后,令妃瘫软的坐在木桶中,两只莲藕般的玉臂都搭在木桶边沿,她瘫软的坐在清水中,急促的呼吸着。忽的,她叹了口气,很哀怨的样子。尔泰知道这种自我安慰,无法满足她的渴求,如果可能的话,尔泰愿意代替皇上,让他心爱的姨娘,得到最彻底的宣泄。
  一会儿,令妃从水中站了起来,她转过身,正面对着尔泰,尔泰猛的闪开身子,只留着一双眼在定定的看着,令妃那光滑白嫩的胴体,就全部展现在了尔泰的眼中。
  只见令妃通体雪白无瑕,像是一块美玉一般,胸前那两颗坚挺而不肥硕的乳房,挺立的面向尔泰,那上面的两颗桃红色的小豆粒,娇艳欲滴,如同婴儿般的粉嫩。
  慢慢的尔泰又将目光滑到了令妃杨柳般的腰肢之下,看到了那丛茂密的花草,它是那样的美丽,那样的动人。尤其是隐藏在芳草丛中的鲍蕾,因为动情过的原因,泛着鲜红之色,随着令妃细细的娇喘,那鲍蕾微微的开合,似乎是会说话一般。
  尔泰终于看到了梦境中的画面,他有种想要喷鼻血的冲动,令妃的那两处重要的部分,此时是那么的清晰,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动人,还要好看。
  令妃伸出莲藕般的玉臂,从衣架上拿了一件轻纱披在身上,而后从木桶中走出来,晶莹剔透的玉足踩到了松软的地毯上,正缓缓向尔泰这边走来,尔泰知道自己该闪开了。
  一刻钟后,尔泰若无其事的重新进了姨娘寝宫,甫一进入,便见地上丫鬟、奴才的跪了一地。
  第003章 护卫娘娘
  尔泰不由得有些奇怪,刚刚还好好的,怎么这才一会,丫鬟、奴才们就都跪倒在地了。
  尔泰看着令妃,她正面色红润的坐在椅子上,瞧她脸上的不爽之色,应该是在生气。
  “臣福尔泰给令妃娘娘请安。”
  尔泰慌忙走上前,单膝跪地,给自己的姨娘请安,说真的,尔泰多少有些不爽,他是现代人,哪受到了天天跪拜这种事,真想整出个‘跪的容易’耍耍。
  而提起‘跪的容易’,尔泰又不由得想起了精灵古怪又漂亮的小燕子,今年她还只有十六岁, 此时应该正在街面上卖艺,真该找个机会去会会她。
  见尔泰叩首,令妃脸上的怒气有所缓和,挤出一丝笑容,温柔的说,“尔泰起来吧,都是自家人,不用太客气的。”
  尔泰就说,“谢谢姨娘。”
  然后站起身,盯着衣着齐整的令妃,看着她漂亮的模样和性。感的身材,他不由得想起了刚刚的场景,眼睛有些不受控制的向着令妃的胸前看去。
  不知令妃是不是发觉了尔泰的举动,只见她神情很复杂的看了尔泰一眼,尔泰慌忙移开目光,说,“不知娘娘召唤我来,有何吩咐?”
  令妃就对着跪倒在地的丫鬟、奴才们挥挥手,这些人感激向尔泰投去感激的目光,之后就弓着腰,唯唯诺诺的退了出去。
  这些下人们离开,令妃指了指一侧的椅子,说,“尔泰坐吧。”
  尔泰也没客气,说了声谢谢娘娘,就在令妃的一侧下首位置坐了下来。令妃说,“尔泰,最近皇宫里不太平,我这里缺人手,你到我这里来护卫一段时间吧。”
  尔泰闻言大喜,太好了,正愁找不到机会接近令妃,此时令妃却让尔泰做她的护卫,这不正是刚想睡觉,就有人送上枕头嘛。尔泰跪倒在地,磕了三个头,恭敬地说,“尔泰领命。”
  其实令妃口中的皇宫不太平,无非就是妃子间的互相倾轧罢了,有时候也会动用武力的,这些娘冤死的妃子们,当真是不在少数,尔泰自然不会让姨娘受到伤害的。
  令妃说,“尔泰啊,你跟你哥哥尔康都是姨娘最信任的人,有你护卫着,我很放心。”
  尔泰就说多谢娘娘信任之类的,我一定好好干,不辜负您的信任啥的,不过他貌似最喜欢‘好好干’这句承诺。
  尔泰问,“姨娘,刚刚出什么事了吗,怎么这些奴才们都跪了一地。”
  见他动问,一向温婉如水的姨娘也是禁不住的恼怒了起来,气鼓鼓的说,“还能是什么,这些没用的下人,连个家都看不住,丢了两件东西。”
  “丢了东西?”
  尔泰挑起眉头,说,“丢了什么东西?”
  听尔泰这样一问,令妃的脸顿时浮起了一抹红霞,很醉人、很美丽的样子,她语焉不详的说,“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不过对于我来说很重要。”
  尔泰顿时明白了,令妃丢的正是在他手中的小肚兜和裤衩。
  不过尔泰装作不知道,紧着保证说,“娘娘请放心,今后有我在,这样的事情就绝对不会再发生。”
  令妃就笑着说,“恩,尔泰你做事,我一向是很放心的,其实在你跟你哥哥之间,我最疼的还是你,你还记不记得,你小的时候,我还抱过你呢?”
  尔泰连忙说,“记得,我记得娘娘最疼爱我了。”
  心里却再说,“我记得个逑,那时候咱还没来呢,不过我倒是你希望你现在疼爱我,再向之前那样抱着我。”
  第004章 采花贼
  从令妃娘娘那里跪安出来,尔泰就直接回了福家,他找来一盆清水,屏退了左右下人,一个人偷偷的躲在屋里,清洗着姨娘裤衩上的水渍。
  下午的时光就在尔泰对姨娘的幻想中悄然而逝,晚上吃了饭,跟母亲聊了会天,就回到了房间中。许是尔泰年龄正当青春,又常年习武,身体异常的容易冲动,今天弄着令妃的小肚兜、裤衩泄了两次,到了晚上,又他娘的有了感觉。
  尔泰很燥热,就找小安子给他弄了桶凉水,尔泰美美的冲了个凉水澡,不过令他郁闷的是,凉水的侵袭,竟然还没将他心中的燥热压制。
  凌晨,尔泰实在是有些憋闷不住了,只想偷偷跑出府邸,去青楼找个妹妹去去火。他没敢走正门,就想去后院翻墙出去,不过在穿过后院的时候,忽然看到两个身影从福家宅院墙壁外翻了进来。
  那两个身影轻飘飘的落地了,尔泰顿时警觉起来,因为他常年习武,能从两人翻墙的动作看出这两人身手不弱,他偷偷的隐藏在一棵粗重的大树后面,悄悄的观察着两人的动作。
  只见那两人摸手摸脚的向前走去,老道的躲避着福家巡夜的家丁,在福家,就跟逛自家花园没什么分别,看样子绝不是第一次来了,尔泰更是打叠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悄悄的跟在两人身后。
  绕过了巡夜的守卫,那两人又翻过了一个内院墙壁,随即一掌劈昏了一个家丁,那两人向着一处亮灯的屋子行去。
  尔泰抽了一口凉气,那不是他爹地福伦的四姨太纳兰珠的住所吗?妈的,敢打老子四姨娘的主意,一会就弄死你们。
  来到门前,那两个人停下了脚步,其中一人年岁小点的对着年岁大点的说,“哎,你确定没有问题吗?我可是听说,福家的两个小子都是御前侍卫,身手很是了得,要是他们在,我们岂不是连命都没了。”
  “我呸,亏你还是堂堂的采花蜂,胆子怎么这么小,他是御前侍卫怎么了,老子的武功也不弱,还怕了他不成?”
  那个年岁长的不屑的数落道。
  “倒不是怕他,只是小心使得万年船,一步行差踏错,我们还有命采花吗?”
  那个年岁小的强自辩解道。
  “哼,你不敢就算了,我进去,你在外面替我把风。”
  年岁长的冷哼道,随即作势就要进入纳兰珠的卧房。
  “别的,咱可是说好的,同进退的,我跟你一起进去。”
  见年岁长的让自己把风,年岁短的可就不干了,忙即跟上,那年岁长的回过头,小声的说,“这就对了,那个纳兰珠可是号称满洲第一美女啊,真是便宜福伦那个老太监了,怎么就娶了这么个如花似玉的美人。”
  随后两人猛地一脚踢开了纳兰珠的房门,一阵风飘过,屋内的烛火摇曳,忽明忽暗的,几个正在伺候着纳兰珠安寝的丫鬟看到有两个黑衣人冲进来,本能的涨红了脸,‘啊’的一声就想大叫,不料那年岁长的黑衣人猛地一挥袖子,随后‘嘶’一声传过,一道奇特的香味迅即传出,而后,那些丫鬟们就一个个‘扑通扑通’的摔倒在地。
  “你们是谁?你们要干什么?”
  纳兰珠脸色煞白,恐惧的看着突然闯入的两个黑衣人,此时的她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轻纱,美好的身子半隐半现着,看到两人银笑着向她走来,她一把扯过被子盖在身上,挡住了春光。
  不过,因为事发的匆忙,她仅是遮住了大半的风情,一只精美的玉足和一小段光洁白晰的小腿裸露在外面,瑟瑟发抖着。
  “妈的,真不愧是满洲第一美女啊,生的就是端正啊,连脚丫子都是这么美,跟了福伦那个死太监,真是亏大发了。”
  那个年长的黑衣人,邪邪的笑着。
  “是啊,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好看的脚丫子,美人别急,哥哥们一会就来陪你,嘿嘿嘿。”
  那个年岁小的,此时也是将尔泰、尔康甩到了爪哇国,他的下。身鼓涨涨的,似乎是快要涨爆了,将裤子顶起一个巨大的帐篷。
  他二人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将这个满洲第一美人,压在身下美美的伺候一通。
  纳兰珠没有想到守备森严的福家会突然闯入两个不知名的黑衣人,还一脸淫。邪的看着自己,她忘记了大喊救命,只是缩在墙角瑟瑟发抖着,直到两个黑衣人扑上来,她才像是想起了大喊救命,“来——”
  可惜张开秀美的红唇,刚刚喊出了一个字,就被先头那个扑上来的黑衣人捂住了嘴,满洲女子性格都比较刚烈,尽管纳兰珠被两名黑衣人吓得魂不附体,但在危急关头,却是用力的抬起脚,胡乱的凌空乱蹬着,去踢那黑衣人的脑袋和胸膛。
  不过她那点力气,那是黑衣人的对手,黑衣人另一只手,就扼住了她的脚踝,纳兰珠挣扎不得,突然张开口,对着黑衣人捂住自己的大手用力的咬了下去。
  “啊!”
  那黑人吃痛的大叫,手被咬出了血,疼的他直冒冷汗,气愤的他刚想甩纳兰珠一个巴掌,不过一想到一会要拿下她,打得脸花了须不好看,便没有动手,反而是捏住纳兰珠的喉咙,在她口中丢进去一粒深褐色的药丸。
  “咕咚!”
  纳兰珠被那人捏着喉咙,一顺气将那颗药丸送进了纳兰珠体内。随即那人回过头,淫。笑着对着年岁小的说,“行了,快过来享用这小蹄子吧,她吃了我的独尊合欢散,不消一刻钟,贞女也会变成荡妇,哈哈哈。”
  那人得意的大笑着,而下一刻,他的笑容却是僵在了脸上,只见他那个同伴僵直的站在原地,眼睛茫然的盯视着前方,瞳孔涣散,嘴角流淌出一缕浓浓的鲜血,心脏处插着一把短剑,剑头泛着寒光。
  第005章 浑身热烫
  “啊?”
  年长的黑衣人看着自己的同伴的心脏位置突兀的岑出一个锋利的剑头,不由的倒抽一口凉气,他伸手摸向怀中,小心的戒备着。
  “他死了,接下来该是你了。”
  一个冰冷的声音从死去的同伴身后传来,如同数九寒冬的冰块一般寒冷。
  “你是谁?”
  那黑衣人声音有些发颤的问道,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在自己身后杀死身手不次于自己的同伴,那人的实力一定不弱。
  “福尔泰。”
  尔泰的声音愈发的冰冷。
  “尔泰,救我。”
  听到尔泰的声音,纳兰珠泪眼婆娑的说道,尔泰就看向她,只见她脸色涨红,身子在微微的颤抖着,嘴巴红的发紫,也是抑制不住的抖动着。
  看到四姨娘凄厉的面容,那挂满泪痕的双颊,恐惧的神情和颤抖的身体,尔泰用力地攥紧了手中的短剑,手背上的青筋暴起,手指的每个指节都是被他捏的噼啪直响。
  “你该死,你不该惹我四姨娘!”
  尔泰目光如电般射向那黑衣人。
  “该不该惹,那也要问问我手中的兵器再说。”
  那黑衣人尽自忌惮尔泰,却也知道此事若想在尔泰手中逃脱,只有先下手为强,趁尔泰不备,现行动手,或许尔泰一个无防,还能讨得一些便宜。
  说时迟那时快,那黑衣人猛地双臂一晃,兀得变出一把蝴蝶双刀,他双臂挥舞着双刀,身形如猎豹般凶猛的射向尔泰。
  “嗤!”
  尔泰的嘴角划出一抹轻蔑的嗤笑,随即挥舞短剑点、挑、刺、扫,紧紧用了四招,就将那黑衣人的攻势化解,而后飞起一脚,踢中那黑衣人的胸膛,一脚将他踢飞。
  随后尔泰一个跨步上前,抬起用脚用力的踩踏住那人的脖颈,脚尖用力的一扭,只听几声‘咔咔’的脆响声,那人的脖颈处几个骨头被尔泰踩断了。
  那人刚刚抬起的身子,又无力的躺下了,‘当啷’一声,手中的蝴蝶双刀也是掉落在地,那人被尔泰踩着喉咙,脸色发紫,气力不足的发出‘嘶嘶’的虚弱声和痛苦的哀鸣。
  尔泰踢飞了地面上的双刀,冷冷的看着那人说,“你不该来招惹我的四姨娘,不过我敬重你是条汉子,刚刚你就在我四姨娘的身旁,却没有挟持他来威胁我,这证明你还算是个男人,不过你惹了我四姨娘,你就必须得死,你自杀吧。”
  说着,尔泰就将短剑递给了那人,那人双眼泛白,恐惧的看着尔泰,一副垂死挣扎的凄惨模样,他扬起手,有气无力的,慢慢的摸向剑柄。
  忽然,就在那黑衣人摸到剑柄的一霎那,他脸上的痛楚和哀求皆被阴狠所取代,他猛地握住了尔泰递给他的剑柄,眼神凶狠的盯视着尔泰,反手挥剑,用力的向尔泰刺去。
  ‘啊!'’扑!‘猛然,房间里传出了利刃穿透心脏的声音,一道血注喷薄而起,一把匕首直直的插入了那人的心脏,那人瞪大了双眸,到死都不知道这个戏法是如何变得。
  明明尔泰轻信了自己,将刀递给自己,让自己自杀,自大的他应该绝不会想到自己会突然反戈一击的。
  这……太颠覆了吧。
  ’呃——‘那人吐出一口浓血,一歪头死了过去,永远的将这一个迷,带到了九泉之下。
  其实尔泰也不知道他会突然反过来攻击自己,只当他已经是奄奄一息了,不过尔泰是现代穿越过来的人,在他那个时代,每一个角落都是充斥着尔虞我诈,虽不曾有害人之心,但是尔泰的防人自保之心却是很重。
  因此在那人接过剑柄的一霎那,尔泰从剑柄末端,抽出了剑身中隐藏的匕首,在那人反手一挥剑的前一秒钟,他手中的匕首,已经是刺了出去。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不知怎么的,尔泰就念出了这一首诗。
  杀死了那两个黑衣人,尔泰从怀中摸出了一包化尸粉,撒了几许在两人的伤口上,随着’兹兹呲呲‘的声音和浓雾的升腾而起,那两人的身体,顷刻间化为无形。
  床榻上瑟瑟发抖的纳兰珠瞪大了双眸,惊诧的看着尔泰,她嬗口大张,仿佛能吞进去一个鸡蛋。
  “好了四姨娘,现在没事了。”
  尔泰看着两个尸体消失,满意的拍拍手,随即走到纳兰珠的身旁,关切的问道,“四姨娘,你没事吧?”
  “没……我没事……多谢二公子出手相救。”
  不知为何,纳兰珠原本白晰的面容此时越是通红一片,她浑身不受控制的哆嗦着,说话断断续续的,看着尔泰的目光中,却是突然多了一分火。热。
  “四姨娘,你当真没事吗?”
  尔泰感觉纳兰珠有些不对劲,不过至于哪里不对劲他还说不好,他突然大着胆子,伸手摸向纳兰珠的额头,只见四姨娘的额头烫热的要命,要是发了高烧一般。
  “呀,四姨娘,你发烧了?你的房间里有没有药,得赶紧吃点药。”
  尔泰站起身,作势就要去找药。
  纳兰珠却是突然握住了他的手,握的很紧,纳兰珠的手很细嫩,很柔软,此时又很火。热。感受到手心中的小嫩手,尔泰的心砰砰乱跳的躁动不安。
  “别……别走……陪……陪我好吗?”
  纳兰珠愈发握紧了尔泰的手,手中心涔出细密的汗水,她羞涩的低下头,不敢去看尔泰的脸,尔泰可是她名义上的儿子啊,自己竟然说出了这种话,这让往昔刚烈贞节的纳兰珠情何以堪。
  不过此时身体中的躁动犹如翻江倒海一般,呼啸着,翻腾着席卷着她的身体,让她产生了一种被大浪掀翻又重重的摔落沙滩的刺激感,不明白为什么,她自己的下腹,没由来的一阵燥热,她此时特别的渴望,能有一根冰凉的物体,能够进入她的身体,帮她解暑。
  第006-007章 消夜
  不知谁说过,永夜难消。
  尔泰不明白这四个字的含义,但是他却有预感,今夜,将不会是平凡的一夜。
  “四姨娘,不吃点药,你真的没事吗?”
  刚刚尔泰一直在门口观望,寻找一招制敌的机会,而那个黑衣人又背对着自己,尔泰没有看到他给纳兰珠吃了一颗独尊合欢散。他见四姨娘发烧的厉害,却不肯吃药,不由的关心的问道。
  “不用吃药,我没事,只是我浑身发烫,我……”
  纳兰珠说不下了,她本就是一个保守的女人,此时在自己名义上的儿子面前,有些话她如何说的出口。
  “要不我给你倒点凉水,你冲个凉,这样能去去暑气,行吗?”
  尔泰反手握住四姨娘的小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额头,像是哄孩子的语气跟四姨娘商量道。
  “不是,我不是那种热,我是……”
  纳兰珠的身体突然剧烈的颤抖起来,她拼命的咬住嘴唇,却是始终抑制不住嘴唇的剧烈颤动,渐渐的,她的脸色开始发白了,嘴唇也是发白了,她抖动的就愈发的强烈了。
  “四姨娘,你要不要紧?”
  尔泰也是着急了起来,他紧紧的握住纳兰珠的手,在上面摩挲着,安慰着,缓解着她的痛苦。渐渐的,尽管尔泰没有看到那黑衣人喂纳兰珠吃了独尊合欢散,此时见了纳兰珠的反应,也多少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尔泰,抱着我,抱紧我,我要……”
  纳兰珠突然放开了紧咬着的嘴唇,浑身燥热难安,此时的她脸上出现了有些风骚的表情,不复往昔大家闺秀的腼腆风范。
  “抱……抱……抱着你?”
  不明白为何,尔泰突然有些泛起了结巴,他一向对女人很厚脸皮的,今天怎么这么无用,难道是平日纳兰珠给他留下了很深刻的良好的印象,自己对她很是敬畏,没有非分之意?
  “抱着我,尔泰,求你抱着我,我好想要啊。”
  纳兰珠脸色通红,她几乎是哀求的求尔泰抱着她。
  看着纳兰珠美丽的容颜,闻着她身上芳香,尔泰心动了,他几乎是情不自禁的伸出了双臂,将纳兰珠抱在了怀中。
  “嗯……”
  刚刚被尔泰抱住,纳兰珠的身子就猛地抖了一个战栗,她长长的舒了口气,将烫热的美好身子紧紧的贴在尔泰的身上,那饱满的高耸,紧紧的压着尔泰的胸膛,都是挤压的变了形。
  尔泰禁不住的愈发搂紧了纳兰珠,他看到纳兰珠白晰透红的脖颈上涔出了细密的香汗,一颗颗水珠如冰晶般炫目,悬挂在香气宜人的脖颈上,摇曳着,随着纳兰珠急促的呼吸,而旋转着坠落了下来,滴在了尔泰的手背上,很温柔湿热。
  “尔泰……”
  纳兰珠闻着尔泰身上传来的男子汉气息,感受着他强有力的温暖怀抱,迷醉和药力迷惑的纳兰珠情不自禁的将头后仰,扬起雪白的脖颈,展现在尔泰的面前,舒爽的长吟。
  那声音,是尔泰听到过最美妙动人的天籁。他今生难忘,这个扣人心弦的一刻。
  他不自主的,伸出了手,颤抖的将指尖凑上了那粉嫩嫩的脖颈,感受到指尖处传来的温软,他猛地又缩回了手指,随后又伸过去,这次直接是用手掌在上面抚摸着。
  纳兰珠的脖颈,很丝滑柔腻,令尔泰很陶醉,在他灼热的抚摸下,纳兰珠的喘息也是愈发的粗重了起来。
  尔泰的手沿着纳兰珠的脖颈向上,如清风般拂过她柔腻的脸颊,手指点过她的香唇,柔软、细腻,令得尔泰的指尖都是弥漫上了一抹温暖的芳香。
  “吻我……”
  纳兰珠迷醉的,呓语出了她这辈子做梦都意想不到的话。
  尔泰微微一愣,不过此时也是变的有些麻木和机械了起来,他闭上双眸,低下头,将嘴唇吻上了那粉红、温热的香唇。
  唇嘴相触,如电光火石一般,那一瞬间绽放的美妙,令得一阵阵电流在两人身体中横冲直撞,尔泰展开了嘴,舌头抓住了纳兰珠正活蹦乱跳着的灵动的小红舌,纳兰珠含糊不清的低低的呓语着,跟尔泰一起,纠缠着、追逐着。
  这一刻,时间宛若停止了溜走,这一分,地球彷如停止了转动,这一瞬,生命已经在这里戛然而止,这一吻,仿佛就是永恒!
  月光如霜,挥洒在两人的身上,似是为两人的深情相拥,作了一个完美的注解。淡淡的月华,映照着两人的面庞,那华丽的乳黄色,在诉说着情动。
  喘息声、口水声、心跳声,声声交汇,忽然,纳兰珠身子愈发的烫热了,来自心底最深处的燥热,令得她完全释放了自己压抑已久的情愫,她贴着尔泰的身体,嫩滑的小手抚。摸着尔泰清秀的面颊,随后,她低下头,用牙齿,咬开了尔泰的外衣扣子。
  “四姨娘?”
  尔泰抬起头,征询的看着纳兰珠,他感叹在药力真是太强了,竟能将一个贞女在一瞬间变成一个荡。妇。
  “嘘,不要说话。”
  纳兰珠竟然妩媚的扭动着身子,磨蹭着尔泰,之后妖媚的对他连连放电,小手轻轻的捂住他的嘴唇,低低的说,“只要做,不要说,好吗?”
  “嗯。”
  尔泰乖乖的点点头,愣愣的看着纳兰珠,慢慢的解开自己和她的束缚。
  纳兰珠已经脱下了尔泰的外衣,同时也解开了自己外衣的扣子,露出了里面的乳白色的小肚兜和乳白的底裤,看着纳兰珠傲人的乳房将紧身的肚兜塞得满满的,尔泰的那根龙头,就情不自禁的挺立了起来。
  “啊……尔泰……我要……亲我……用力的亲我……啊……我好热……”
  纳兰珠迷醉的呻吟着,她用力的将头后仰,一只灵美的小手,划过白晰滑腻的脖颈,同时她的另一只手,就当着尔泰的面,竟然放到了自己丰满的胸前,隔着薄薄的一层肚兜,大力的揉搓了起来。
  “啊……好爽……尔泰……你还愣着干什么……快要我……啊……我好热……”
  看着自己熟悉的四姨娘突然变成了荡妇,尔泰心中就升腾起一抹异样的邪火,他飞身关上了房门,随后跑到四姨娘的身旁,抱住她肉乎乎的身子,大嘴深深的对着四姨娘的香唇吻了过去。
  “唔……好吃……快点……用你的舌头给我……我要……我要……”
  纳兰珠急切的呼唤着,口中发出‘唔唔嗯嗯’的声音,她迫不及待的将尔泰的舌头吸入了口中,跟他火热的纠缠在一起,尔泰被她带动着,狂吻着,微微的有一丝缺氧,刚想伸出舌头呼吸,却又被纳兰珠死死的缠住。
  吻了一会,纳兰珠放开了尔泰,看着尔泰清秀的脸颊,纳兰珠冲动加深情的说,“尔泰,给我,把你的东西给我,我要……”
  说着,也不待尔泰反应,自顾孟浪的褪去了尔泰的衣服,撩人的伸出红舌,在尔泰的脸上吻着、舔着,随后又一路向下,一边‘哦哦啊啊’的呻吟着,一边舔着尔泰的乳头。
  “啊……四姨娘……你好会弄……我舒服死了。”
  尔泰的呼吸粗重了起来,在纳兰珠舌头的撩拨下,他有些想要舒爽的飞天了。
  得到了尔泰的夸奖,纳兰珠就愈发卖力的伺候着尔泰了,她拿着尔泰的手,握到了自己的乳房上,尔泰感受到了手心中惊人的柔软和弹力,他情不自禁的大力的揉搓了起来。
  “啊……尔泰……你好会弄……啊……我好舒服……给我……用力……用力捏我的乳房……我受不了了……我要……啊啊啊……”
  纳兰珠胡言乱语着,在尔泰的揉捏下,她疯狂的扭动着自己的身躯,忽然,她粗暴的将尔泰推到在了床上,随后骑坐在尔泰的腿上,依旧是让尔泰的双手揉捏着自己的乳房,而她的舌头,却是沿着尔泰的乳头一路向下,穿过肌肉虬结的小腹,到了尔泰的龙头所在,尔泰的小腹上,留下了一长串的口水痕迹。
  “尔泰……捏我……用力的捏我……我好喜欢你……爱我……用力的爱我……”
  此时的纳兰珠,已经在药力的作用下完全变成了一个荡妇,她淫荡的看着尔泰傻笑,随后在尔泰诧异的目光注视下,纳兰珠疯狂的,将脸贴在尔泰的龙头上,迷乱的摩擦起来。
  “啊……四姨娘……好舒服……我好舒服……啊……”
  尔泰舒爽的连连喘息起来,抑制不住心中躁动的他,几乎是撕扯的将纳兰珠的肚兜扯了下来,将两个肥嘟嘟、粉嫩嫩的玉乳剥离了出来,他忍不住用手在上面大力的揉捏着,这种切实掌握的美感,是隔着衣服所不能替代的。
  “啊……尔泰……你好用弄……啊用力……用力爱你的姨娘……姨娘好爱你……姨娘要做你的女人……用力……捏烂了姨娘的乳房……啊啊……好爽……”
  纳兰珠舒爽的扬起头,发了疯似的喊叫着,随后她又俯下身,用牙齿咬着,脱下了尔泰的裤头,那一根粗重的龙头,就弹跳着挣脱了束缚,‘啪’一声砸在了纳兰珠的脸上。
  纳兰珠双眸放光的看着尔泰的巨龙,她伸出舌头,‘唔嗯’的低喘着,一脸的淫荡,她趴在尔泰的两腿间,分开尔泰的腿,小手握住尔泰快要翘上天的巨龙,伸出诱人的红舌,在龙头顶端的涨红的鬼头上,飞快的一舔。
  尽管纳兰珠从未做过这种羞人的口交,但是出于女人的本能,再加上药力控制下出现了幻觉的她,自然而然的会做了。她绕着圈的在尔泰的巨龙上舔着,一边淫荡的闷哼着,身体疯狂的扭动着,丰满的乳房挣脱了尔泰的手,左右摇晃着在尔泰的阴囊上摩擦着,时不时的还用那两颗桃红色的乳头,去挑逗尔泰的球球。
  纳兰珠的舌头和乳头上的麻点敏感的传到了尔泰的身上,他身体冲动的要命,猛地半坐起身,抱住了纳兰珠的脑袋,双手在她玲珑剔透的耳垂上揉捏着。
  耳垂是纳兰珠的G点,此时被尔泰挑逗,纳兰珠舒爽的同时,动作就愈发的淫荡了,她跪在床上,如同一只母狗一般摇晃着雪白的大屁股,凌乱的头发遮住了大半个脸,她俯下身,张开小口,一点点,试探着将尔泰的鬼头,含进口中。
  “啊……四姨娘……啊……”
  尔泰的身子禁不住的一阵阵战栗,他紧紧的抱住了纳兰珠的脸,将她腮前的秀发别到脑后,露出了她娇媚的容颜。
  纳兰珠就扬起头,斜眼淫靡的撇着尔泰,同时脑袋一上一下的套弄着尔泰的龙头,看到了尔泰舒爽的表情之后,纳兰珠愈发卖力的用嘴巴套弄着,吞吐着,同时发出‘咕叽咕叽’的口水声和含糊不清的淫荡的叫床声。
  “啊……尔泰……你的大肉棒好好吃……我好喜欢……啊……好热……好好吃……我还要吃……啊……我要……”
  纳兰珠雪白的臀部上下摆动着,她灵动的脚趾用力的勾向脚心,因为跪着的关系,脚心上出现了一条条清晰的褶皱。感受到口中的尔泰的巨龙愈发的烫热粗壮了起来,深深的盯着她喉咙的龟头剧烈的跳动着,她知道尔泰快到了。
  不由的,纳兰珠就加快了套弄的速度,咕叽咕叽的吞吐的十分剧烈,她的脑袋就像是磕头机一般,速度极快的给尔泰满足。
  “啊……姨娘……用手摸我的阴囊……”
  尔泰也知道这次快要坚持不住了,他紧紧的抱住了纳兰珠的脑袋,将她的头发全部别再脑后,他低下头,看着纳兰珠火红的嘴唇在飞快的为自己服务,他的大龙头,似乎是再次涨大了数倍不止。
  听着尔泰的知道,纳兰珠就一边飞快的用嘴套弄,一边用手抚摸着尔泰的阴囊,阴囊上许多爽点都被处于梦幻状态的纳兰珠开发了出来,极度舒爽的尔泰不禁粗暴了起来,他用力地抱紧纳兰珠的脑袋,身体一前一后的用力的挺动着,每一次都是直直的插入纳兰珠的喉咙深处。
  尽管尔泰的龙头在纳兰珠的嘴巴里横冲直撞,弄得她恶心的想吐,但是她仍旧忍不住呜咽的呻吟着。
  “呜呜……好好吃……尔泰你要来了……快点……给我……都射给我……我要……我好想要你的精华……都给我……呜呜……啊……”
  “啊……尔泰……干我……干我的嘴……用力的干……我好喜欢……呜呜……用力……我要……啊……呜呜……给我啊……啊啊……”
  在纳兰珠的淫声浪叫中,尔泰愈发的狂暴起来,他飞快的在纳兰珠的口中急速挺身,随着一连串沉重的闷哼,尔泰突然感觉腰间一阵酸麻,粗壮的龙头在纳兰珠的口中飞速的跳跃起来,龟头一抖一抖的,喷薄出了弄弄的一滩白液,全都送进了纳兰珠的口中。
  “唔……唔……”
  嘴巴里突然涌入了尔泰的精华,纳兰珠的小口中登时盛放不开了,一缕缕乳白色的精华,就顺着她的嘴角流淌了出来,滴在了她的身子上。
  纳兰珠急速的呼吸着,胸前的两颗饱满白晰的乳房随着上下摇晃着,好一阵波涛汹涌,她抬起头,邀功请赏似的看向尔泰,随后又低下了头,魅惑的伸出了舌头,替尔泰清理着龙头上的精华。
  尽管知道四姨娘是因为药力的关系,进入了幻觉才会这般风骚的,不过看着她认真的替自己清扫残余,尔泰的心中还是涌起了一丝感动。
  纳兰珠光着身子下了地,光着脚走到桌子边,倒了一杯凉水,咕嘟咕嘟的漱了口,刚刚一战,她满足了尔泰,同时自己的药力也是减弱了几分,不过残存的药力,还是让她特别渴望有一根大肉棒能够插入她的身体中,给她满足。
  正当她想回头寻找尔泰的时候,尔泰突然出现在了她的身后,随即一把抱住了她肉乎乎的身子,一张大口,就从后面,在纳兰珠的脸上、脖子上磨蹭着。同时双手也在纳兰珠的乳房、蜜穴处游走着、摩擦着。
  “啊……尔泰……我好爱你……刚才你爽吗……”
  被尔泰亲吻着,纳兰珠剧烈喘息着问道。
  “嗯,四姨娘,我好爱你,我好想要你。”
  尔泰也是呼吸沉重的说道。
  纳兰珠就转过身,一手环抱着尔泰的脖颈,另一手火急火燎的在尔泰的龙头上抚摸着,在她的撩拨之下,尔泰软塌塌的家伙,再次挺立了起来。
  感受着手心中的龙头又焕发了活力,纳兰珠的双眸都禁不住春水汪汪了,她瘫软在尔泰的身上,喘息不匀的说,“嗯……姨娘让你爽了……该你让姨娘爽了……快点……姨娘好像要你的大肉帮……狠狠的……啊……插进姨娘的身体里……啊好尔泰……求你给姨娘……啊……好吧……嗯……”
  尔泰就冲动的拦腰抱起纳兰珠,刚刚回到床上,尔泰就迫不及待的扑到了纳兰珠的身上,对她发动了男人最强有力的进攻。
  纳兰珠此时早就是一丝不挂了,两条光洁的美腿并和着,她见尔泰扑到了自己的身上,淫荡的叉开了双腿,手伸到双腿位置,握住尔泰的龙头,向着自己的芳草悠悠之地而来。
  “啊……快进来……尔泰……”
  尔泰伸出舌头,在纳兰珠的耳垂、脖颈、嘴唇、乳头上疯狂的舔舐着,吮吸着,下身顺势前挺,那被纳兰珠握住的龙头,便顺着那片温热的泥沼之地,进入了纳兰珠的身体之中。
  “啊……慢点……尔泰……我好疼……你慢一点……你的太大了。”
  饶是纳兰珠早已是湿润一片,但尔泰的龙头过于粗大,紧紧是进入了三分之一,纳兰珠便冷汗直流,疼的呼喊了出来。
  “是不是没有尝过我这么大的龙头啊?”
  尔泰用舌头舔着纳兰珠的乳头,邪笑着说道,“这会子是疼点,你忍一忍,一会我让你飞上天。”
  “啊……尔泰……你也不心疼人家……你那里那么大……尔泰……你……啊”纳兰珠顿时吃痛的大叫起来,连眼泪都是痛的流淌而出,原来尔泰趁着她说话的功夫,下身用力向前一挺,龙头完全进入了纳兰珠的花园之中。
  “四姨娘,你这里好紧,好软和,夹得我好舒服。”
  尔泰感觉到自己的龙头被一片松软温热包裹,裹得紧紧的,十分舒服,他情不自禁的在纳兰珠的花园中,卖力的抽插起来。
  “啊啊啊——”
  纳兰珠双手紧紧抓住床单,双腿自然屈起,盘在尔泰的腰间,随后尔泰的用力,她的身体跟着前后摇晃,那一对丰满的乳房,也是随着波动不已。
  “呜……尔泰……我好热……”
  纳兰珠承受着年轻的尔泰带给自己的强有力的冲击,尽管她已经经过了福伦和那死去的下人的冲击,但是尔泰带给她的,却是从未有过的充实感。
  快感像是电流一样,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纳兰珠紧咬住粉唇,体验着强烈的愉悦。
  “好热……尔泰,好弟弟好哥哥……”
  纳兰珠胡乱的叫着,发出如同母猫叫春一般的声音,断断续续、若有若无,令尔泰欲火更甚,体内的龙头,似是瞬间又涨大了几分。
  如云的秀发在枕上散开,随头部动作而轻轻拂动,纳兰珠情难自已地缠上尔泰的腰身,不知该逃避还是迎合,十指紧紧揪住被单,搅成了一团。
  “啊……”
  纳兰珠原以为已经适应了尔泰的节奏,却在尔泰的一次强而有力的抽插中撞到了某个敏感点,纳兰珠的身子不受控制地战栗起来。
  她拚命摇着头,大腿夹紧尔泰的腰部,原本清澄的水眸已是一片迷离。
  尔泰找准了她的敏感点,连连猛烈冲击,蜜穴紧紧裹住硕大的龙头,摩擦而起的快感和刺激令纳兰珠几欲昏厥。
  “尔泰……”
  纳兰珠忍不住挺起臀部,迎合尔泰的抽插,失控的喉间再也挡不住诱人的娇吟,她呼吸急促,娇喘连连,“慢一点……不要那么快……”
  这般诱人的美景,令尔泰一时屏息:“四姨娘,我好喜欢你……”
  “嗯……嗯……好人……别叫我四姨娘……叫我珠儿……我喜欢你叫我珠儿……我是你的好珠儿……尔泰……嗯……好哥……妹妹是你的好珠儿……”
  在尔泰强横的冲击下,纳兰珠发出几乎是叹息般的低语。
  尔泰猛然抱起她,自己躺下,伸手在纳兰珠雪白丰满的屁股上拍打一下,笑着说,“我的好珠儿……来……换个姿势……该你伺候我了。”
  纳兰珠妩媚的看眼尔泰,随即听话的叉开双腿,伸手扶着尔泰的龙头,对准自己的芳草之地,慢慢的坐下身子。
  “啊……好深好热啊……”
  两人形成了男下女上的姿势,尔泰一把抱住纳兰珠的屁股,一上一下的快速挺动起来。
  “四姨娘,珠儿,我好喜欢你,我要你——”
  尔泰控制不住的说着情话。
  纳兰珠惊喘连连,急忙调整自己的呼吸,努力适应这个新姿势,“你喜欢我才怪……”
  一边被尔泰向上顶击着,纳兰珠一边断断续续地娇嗔抱怨,“你个坏人……就知道欺负我……还说什么喜欢我……”
  “是啊,我就是一个坏人,还是一个想要弄死你的坏人……谁让你看上去这么美味可口呢?”
  尔泰笑着,往她的蜜穴不断挺送,如铁的手臂钳住她柔软的腰肢,一次比一次更深入。
  “嗯……你好坏……”
  纳兰珠一双水眸含怨带嗔,全身都染上一层淡淡樱红。
  愈来愈强烈的快感就像要将她整个人烧毁一样,私处不断传来的酥麻感,让她舒服得欲仙欲死。
  她整个身体往后仰,那强烈的快感几乎要将她逼疯,她不由得低低啜泣起来。
  尔泰的硕大的龙头就像一团烈火在她体内横冲直撞,一波波愉悦强烈袭来,强烈得让她几乎失去意识。
  紊乱的气息相互缠绕,尔泰将自己的龙头拉回到蜜穴门口,之后又猛地直插到底,巨大的冲击,令得纳兰珠惊呼连连。
  “天啊……好深……尔泰……慢一点……你的好珠儿受不了……你要折腾死你的好珠儿吗……啊啊啊……”
  纳兰珠连连娇喘着,在尔泰身上不断舞动,她能感觉到尔泰那扎人的草丛摩擦过她柔嫩的臀肉和私处的感觉,尔泰火热的庞然大物深深埋在她体内,那么热又那么深,她几乎整个人都快被穿透了。
  “舒服吗?珠儿四姨娘?”
  尔泰双手握住纳兰珠的双峰,边揉搓着,边问道。
  “啊……舒服……舒服……我要上天了……啊……”
  纳兰珠头发凌乱,随着尔泰的冲击而配合的起伏着,身体上传来的一阵阵极度的快感,直接攻穿了她的大脑,令她脑海中一片空白,言语和行动都是极度的疯狂了起来。
  “啊……给我……好人……好哥哥……珠儿要飞了……快啊……给你的好珠儿……啊……”
  听着纳兰珠的淫词侬语,尔泰也是难以自持,冲动的他坐起身子,紧紧的抱住纳兰珠,那巨大的龙头没有从纳兰珠的身体中抽出来,尔泰反身将纳兰珠压到床上。
  尔泰快速的抽插着,纳兰珠疯狂迷乱的叫着,忽然,尔泰抓住纳兰珠的两根脚踝,将纳兰珠的屁股用力的抬起,直冲着房顶,而后让她的双腿架在自己的肩膀上,尔泰半蹲在床上,由上而下垂直的插入纳兰珠的身体之中。
  “啊……好哥……你太强了……你的珠儿要死了……啊……不要……啊快点……啊……”
  尔泰的每一次撞击,都是直顶纳兰珠的花心深处,令得她浑身禁不住连连战栗,呻吟声愈发的大了起来。
  “啊……珠儿四姨娘……我也要来了……啊……”
  尔泰的呼吸也是急促了起来,同时身上不时的传来一股股酥酥麻麻痒痒的电流。
  “快点……好人……好哥……好弟弟……好尔泰……快给你的珠儿……你的珠儿要死了……”
  “珠儿,说点刺激的话,我全都给你。”
  “啊……好哥……我好爽……你插得我好舒服……好深……好热……我快要死了……求求你……快送我上天吧……”
  “啊,珠儿,我跟我阿玛,谁更厉害?”
  “你厉害……你比你阿玛厉害……啊啊啊……我快要被你弄死了……”
  “那你更喜欢谁?”
  “我喜欢你……我喜欢你……好人……别说了……快给我吧……我快要受不了了……我要……尔泰……我要你……”
  “说你爱我。”
  “我爱你……”
  “说要我干你。”
  “啊……我要……要你干我……用力干我……干死我……干穿我的骚穴……啊……我不行了……好哥……用力……你要干死我了……啊啊啊……”
  “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纳兰珠双腿紧紧的夹住尔泰的脑袋,脚尖绷直,脚趾头用力的蹦向脚心,在一阵舒爽到极致的呼喊声中,纳兰珠双手紧紧的抓住床单,浑身剧烈的战栗着,尔泰口中不时的传出沉闷的呼吸,猛地,他用尽全力的在纳兰珠的花园中奋力一刺,同时将精华毫无保留的奉献给了纳兰珠。
  “啊……好爽……我要死了……”
  纳兰珠用力的抬起臀部,将尔泰温热的精华一丝不漏的接纳了进来。
  “唔,好舒服。”
  尔泰舒爽的喘口气,疲惫的趴在纳兰珠光洁丰满的身子上,沉重的呼吸着。
????????18190字节
全文138558字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gaaaa 发表于 2017-10-7 10:30: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有185以后的章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野狼社区论坛 与我们联络: yelangbbs@gmail.com Archiver
【野狼社区】野狼社区AV电影_AV视频_全球华人中文第一社区
© 2012-2017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後果自負!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經授權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